口腔文化网 文学作品 【佟雨航】要命的牙痛药 | 作家笔下的口腔故事

【佟雨航】要命的牙痛药 | 作家笔下的口腔故事

广告位

作家简介 :佟雨航

佟雨航,哈尔滨人,中学教师,《读者》杂志签约作家。迄今为止,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80万余字。作品散见于《安徽文学》、《短篇小说》、《故事会》、《中国青年作家报》、《香港文汇报》、《扬子晚报》等报刊。部分文章被《读者》、《青年文摘》、《特别关注》等杂志转载;部分文章入选《青春枕边书》、《最美文》、《智慧背囊》等丛书。

文| 佟雨航

常言道:牙疼不是病,疼起来真要命。事实上,牙疼不会真的要人命,但如果患牙疼的人吃错了药,那才会真要了人的命呢!有人就说了:都是成年人,又不是小孩儿,怎么会吃错药呢?——这样的事情还真就有,就真真地发生在我的身边,发生在我的老父亲身上。

我父亲牙齿不好,一口腔焦黄的牙齿,穿插着几颗黑黑的蛀牙。父亲经常闹牙疼,隔上个三五月就会疼一回,遇到着急上火的事牙疼得会更厉害,腮帮子肿起老高。每次牙疼,父亲都是买牙疼药吃,一般服上几天药就会好。我多次劝父亲去正规牙科把蛀牙拔掉,再镶上义齿,彻底解决牙疼病况。但父亲就是不肯,说是舍不得那几颗陪伴了他几十年的原装牙齿。其实,我知道父亲是舍不得花钱。

今年夏天,父亲种的两亩烤烟被一阵冰雹打得千疮百孔,两亩烤烟几近绝收。父亲的牙又开始疼了,腮帮子肿得老高,吃了牙疼药也不见管作用。哥哥给父亲打电话时,听出了父亲的异样,知道父亲是牙疼后,告诉父亲:镇东的欣欣药店配制的一种牙疼药很管作用,他吃了几包就好了。当时,哥哥正在市里办事,便打电话叫侄子放学后去给父亲买牙疼药。

傍晚,侄子放学回来,把五包牙疼药递给了父亲。父亲打开其中一包,看里面有几样不同的药片,加起来有十几片之多。父亲问侄子怎么吃?侄子正趴在电脑前玩网游,头也不回地说:“一次一包,一天三次。”父亲虽然心存疑问,但想起哥哥说“吃几包就好了”的话,也认为是“一次吃一包”。于是,父亲不再多想,倒了一杯温水,把一包十几片牙疼药吞下肚。

刚刚吃了一天,父亲就觉出不对劲了——牙疼是止住了,但觉得胃很不舒服,而且大便呈黑色。第二天,父亲的情况变严重了,晨便时便中大量带血。母亲害怕了,把电话打给我。我向学校请了假,赶紧带父亲去市里医院医治。经胃镜检查,父亲患的是“胃出血,胃黏膜三度烧伤”,是大剂量服用牙疼药所致。医生对我和父亲说:“牙疼药非常刺激胃黏膜,几种牙疼药混在一起,且是超大剂量服用,胃怎么受得了,不‘烧’坏了才怪!幸亏及时停了药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”

父亲在医院住了半个月,花了一万多元才痊愈出院。过后,我去药店讨说法。药店的人说:本应一包药,分三顿,吃一天;父亲一次吃一包,一天吃三次。父亲自己吃错了药,与他们无关。我气愤地质问:“那你们怎么不对孩子说清楚用量?”药店的人狡辩:“孩子买药时指名要配制的牙疼药,他们以为牙疼病人以前吃过,知道服用方法和剂量呢。”经过多次交涉,药店最终同意支付父亲一半的医药费。

经过此次事件,父亲最终同意我的建议,去牙科医院把几颗蛀牙统统拔掉,镶上义齿。父亲羞愧地说:本是想省几个钱,不想却多花了钱,还差点丢掉性命。如果早听你的话,拔掉蛀牙镶上义齿,就没这回事了。

医药安全不是小事,生病应该到正规医院就医治疗,切莫病急乱投医,到一些私人小诊所或药店买药自治。另外,药店员工没有行医资格,私自配药销售属于违法行为,望国家有关部门严查和整治,还百姓一个安全的购药场所。

编辑 | 芒种

版式 | 映日

审核 | 秘书处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口腔文化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上一篇
下一篇
广告位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123211286(微信同号)

邮箱: kqwh99@163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